中文其實已經是學習英文的最好語言了

本文出自我的個人 Blog

最近 Mark Zuckerberg 去了北京清華大學演講,全程半小時用中文,雖然中文非常破,不仔細聽還完全聽不懂,但至少又掀起了華文圈和英文圈學習彼此語言的話題。

不過在台灣,我們常聽到周邊的人在與老外交談前,都習慣先向老外抱歉說我們台灣人的英文不好
"Sorry for my bad English" , "Apology for my poor English skills",但其實台灣人的英文真的沒有想像中差。

事實上,用中文來學習英文或是用英文來學習中文,都相較簡單。我們先看看用其他語言學習中文的狀況吧~

法國人學習英文很吃力就是在他們的口音 (或許可以參照 Steve Martin 在 Pink Panther 中學習英文的橋段),雖然說他們的教育制度也是罪魁禍首之一啦(他們要直到國中,國家才強制規定英文為必修科目)。日本人也面臨類似的問題,這個我想大家早就知道了。

越南和柬埔寨人之所以在學習英文上也相較吃力,是因為他們的語言中缺乏足夠字彙來對照英文。很多英文詞彙其實無法直接翻譯成越南話和柬埔寨話()。

但中文,其實擁有很得天獨厚的環境。我們的聲韻非常豐富,除了少數幾個例子,像是 Thanks 的 th 並不存在在我們的發音中。不過現在這也不能當英文不好的藉口了,因為從小學習的 KK 音標讓我們免除這樣的困擾,所以基本上我們學習英文上沒有發音的問題。

而且中文的字彙則在上個世紀開始進行了大量的中英翻譯,基本上所有的英文字彙在中國都有對照組。即便有因為新潮流所創造的英文字彙,中文也能應運而生出新的字彙,像是 臉書 (Facebook),推特(Twitter)。

當然與其在這邊講講中文有多厲害,其實還是沒有比直接去當地的英語環境學習來的更快的,坐趟公車聽聽人家的對話。而對於英文 English Native Speaker 來說,當然是來中國啰。<<亞特蘭大報>> 的 James Fallows 則建議,要是 Mark Zuckerberg 想要學好中文,乾脆來台灣的大學進修為期一年的中文課程。因為既然他的 Facebook 王國在中國是被禁止的,那來台灣既可以學中文,又可以繼續運作他的王國。


本文部分節選自 James Fallows 在 The Atlantic 對 Mark Zuckerberg 在清華大學講中文的看法。James Fallows 是個中文通,曾任美國前總統卡特的撰稿人,並關注中國議題已經超過十年。最近他出版了一本關於中國航空業霸權的新書, [China Airborne] ,目前並無中文版。

China Airborne by James Fallows by Pantheon Books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